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四五形影博客

 
 
 

日志

 
 

悼念我们美丽的鲍聪格格 (张继庆)  

2015-02-17 11:22:59|  分类: 悼念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悼念我们美丽的鲍聪格格 

                              张继庆 

 

从美国林同坡同学和鲍聪的公子Peter罗的来信中,惊悉我们敬爱的老同学、美丽的鲍聪格格,于今年一月五日在洛杉矶疗养时,不幸在睡梦中无疾而逝,终年90岁。这带给我深深的悲痛和无尽的哀思!也为她能这样轻松安祥地善终而庆幸!

在过去的岁月里,我和鲍聪有过多次交往。自从1978年我们南开1945级友会活动开始以来,鲍聪经常不远万里,从美国来到北京、成都、天津、南京、上海,与海内外同学一起参加旅会,每次我都能见到他的身影,经常与她接触,共话家常,因而知道了她的高贵出身和格格身份。特别是1994、2003、2005年,我们一起在上海游览、两次在旧金山湾区聚会,得到她的亲切关怀和热情接待,更增加了彼此的友谊。鲍聪的音容笑貌和风度形象一直给我留下了美好的深刻的印象!

1994年9月,级会组织南京旅会,旅会在宜兴结束后,同学们分别经无锡、杭州来到上海,其中就有鲍聪、周萃柏、赵立生、马达璋和我。我和鲍聪一起接受上海同学的安排和招待,游览了上海市区新貌,参加了王汝霖同学的家庭西餐宴会,还参观了韩剑光同学任厂领导的宝山钢铁厂。

2003年2月,我从北京去美国东海岸探亲旅游,3月我又到西海岸旧金山探望老同学,受到李克明、戎巧芬、鲍聪、杨耆荪等同学的热情接待。我住在巧芬家,天天与近邻的鲍聪见面,也参观了鲍聪在Cupertino的家。     

鲍聪原来住在女儿家,后来图方便,图清静,便独自住进了Cupertino老年公寓,逢周末和节假日才与儿女们团聚。鲍聪很爱整洁,房间收拾得窗明几净,一尘不染。她自己的生活也很有规律。她很有爱心,热心公益慈善事业,经常为各种名目的募捐慷慨解囊。由于她乐于助人,常为邻居住户排忧解难,在公寓中威信很高,被选为两届管委会领导成员,还主编了公寓的《住户纪念册》,陈列在图书室。我翻阅了一下,确实图文并茂,独具匠心,颇有水平。由此也得知鲍聪的写作和编辑能力都很强,是我们《四五形影》理想的撰稿和主编人才。只是多年在美藏龙卧虎,鲜为人知。我当时就建议美国同学也主编一期《四五形影》,后来得到林同坡、鲍聪、李克明、戎巧芬等美国同学的热情支持,终于促成美国同学会主编了第48 期(2003年12月),出版时为节约印刷用费,而由天津同学代为在天津印刷发行。

据我所知,鲍聪原是蒙古贵族出身的金枝玉叶,因祖先为清皇立下赫赫战功,被赐归满族,成为高贵的格格,光绪皇帝的妃子珍妃瑾妃之妹就是她的祖母。鲍聪后来与慈禧太后的第二号人物爱新觉罗端王(军机大臣)之孙结婚,又成为显赫的福晋。进入民国时期,她先生由“爱新觉罗”改姓“罗”,她则由“博尔济济特聪”改名“鲍聪”。他们先在大陆上中学、大学,后到台湾、美国定居。她一生生活是很幸福的。老罗去世后,她就与二女二子相依为命。现在,两个儿子在洛杉矶从事电脑开发,颇为成功;大女在附近,小女儿在纽约(即邓淑贤级友之媳)。

中午,鲍聪请我和巧芬在一中餐馆品尝广东菜,使我大快朵颐。晚上她又特别召来大女罗恒美与我们见面,又由大女做东,请我们吃台南酒家。小罗很爽快,也健谈,她也就是在《形影》上读了何瑞源写的当年内蒙草原的生活,深受感动,便认瑞源为干爹,后来又认了我们的大才子赵立生教授为干爹。鲍聪说,四五级友中的叔叔都是她的干爹,你当然也是她的干爹。这样一来,不才我一见面也幸运成了她的干爹了。

3月28日上午,鲍聪带我们去他的老年公寓参观,并参加舞会和聚餐,以便让我多体验一下在美同学的休闲生活。据说像这样的老年餐,由于有国家津贴,收费很便宜,每人每餐不超过2美元,而食品、果点、饮料却相当丰富,大多吃不完。面包、点心还可无偿地随意带走。

鲍聪、巧芬、锡萱和我共坐一席,先跳舞,舞台上也有乐队伴奏,然后用餐。服务员都是住户轮流担任,人人彬彬有礼。席间,还组织抽奖,很巧,我们这桌只有我一人中奖,抽中了一盒高级巧克力,也算是讨了一个小彩头。

中饭后,巧芬带我们回她的寓所,原来下午公寓组织游艺活动,玩“Bingo”。买了票,我们便进人厅堂参加。Bingo是欧美国家民间的一种传统的博彩游戏,人人购票,票款即作为奖金。参加者每人领一套8局和8组数字表格,主持人先在台上定出每局的图形,然后报数字,大家根据数字填出的图形如与规定的图形相符,即举手高呼“Bingo”!随即报数停止,最先相符的即为中奖,马上上台领奖(十几美元到几十美元不等)。然后第2局再来。我们几人只有鲍聪会玩,她临时教我们,我们便边学边玩。

第2局、3局我们都没戏,可是到了第4局,突然,我中奖了。我大声喊“Bingo”,全场停止,我上台领得了12美元,又得了一个彩头,大家都很高兴。我当即把奖金递给了买票的杨锡萱(戴宜生的表妹)。

鲍聪对老同学非常热情诚恳,为迎接我的到来,她在卧室墙上的日程表上安排了一周接待我的活动,每天还特为我带来一份中文报纸,真是盛情可感。

 

2005年4月,我和老伴沈万萍从美东再次来到旧金山湾区探望老同学,并约好与加拿大来的杜松培夫妇在湾区见面。湾区的诸位老同学决定4月23日这天上午聚会欢迎我们。克明带我们到San Jose火车站,住在附近的林同墉老弟(47级,同坡之弟)开车来接我们,送去巧芬在Santa Clara的寓所。到达时,鲍聪和巧芬已在俱乐部忙着布置,松培正用大笔在写欢迎我们的标语。紧接着杨耆荪、屠幼章、杨锡萱和林枫筠(詹远浦级友老伴)都陆续赶来。大家热烈握手,欢声笑语一片。

中午,鲍聪作东邀请大家在公寓餐厅共进西餐,同时克明又专门从家中带来了四川凉面,巧芬又做了上海炒面,午餐丰富多彩,大家频频举杯祝酒,留影,真是其乐融融。

与鲍聪的这些有趣而温馨的交往,多年来我一直有深刻美好的记忆,回味无穷!

鲍聪是格格,也是美女。她体态柔美,气质优雅,朴实善良,温婉随和。她虽是贵族,但并不高傲,与大家相处平易近人。鲍聪和四个儿女的关系也很融洽,据说节假日聚在一起时,大家亲密无间,还互相打趣逗乐开玩笑。鲍聪既是他们的母亲,又是他们的知心朋友。她在儿女孙辈间备受尊爱,威望很高,用他公子Peter Loh的话说,“我母親與我們非常親近,兒女及孫子輩兒都疼她的不得了。我母親這一輩子看的開, 沒有煩惱, 吃喝玩樂遊山玩水,值了!”

前几年我和鲍聪还互通音信,互致祝福,哪知她今天突然先离我们而去,这是我们大家的重大损失!

鲍聪,你安息吧,我们永远怀念你!

 

 

 

 

 

 

  评论这张
 
阅读(6)|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