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四五形影博客

 
 
 

日志

 
 

沉痛悼念挚友何曼德(张继庆)  

2015-06-03 14:54:35|  分类: 悼念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沉痛悼念挚友何曼德

张继庆

在美国的老同学林同坡最近传来不幸消息:我们敬爱的老同学何曼德,不幸于前年12月在美国匹茨堡家中因不慎摔跤,引发心脑血管疾病不治去世,终年86岁。这一恶耗给我带来无尽的悲痛!

在南开,我和曼德只同级(1945),不同班,在校时并不熟悉,但离休后参加老同学聚会,与他多次见面晤谈,增进了了解和感情。后来我去美国几次探亲,曼德和夫人特从匹茨堡驱车数小时来马里兰我女儿家看我,逐渐建立起诚挚的友谊。他几次邀请我和老伴去他家作客小住,皆因路途较远时间安排不开终未成行,深感遗憾。1995年,他将他父亲的自传著作《我的外交生涯四十年》赠送给我。2002年,他又将他的自传新作《我的教育.我的医学之路》赠送给我。这两部书都非常宝贵,使我深感荣幸,获益非浅。特别是1999年,当我得知他的特殊经历和他父亲何凤山博士当年任我国驻维也纳总领事时的光辉事迹,使我对曼德和曼德的父亲又增添了衷心的崇敬。

曼德在多次闲谈中告诉我,他的父亲何凤山老伯是湖南益阳人,早年留学德国,获慕尼黑大学政治经济学博士,回国后在外交部供职40年,历任我国驻维也纳总领事和埃及、土耳其、墨西哥、波利维亚、哥伦比亚等国大使,是出色的资深外交官。由于父亲常年出使外国,加以曼德不幸六岁丧母,父亲便担任了严父、慈母和恩师一身三任的独特角色。曼德的童年和少年生活是一直跟随父亲在各国漂泊度过的,这也有助于使曼德很早就体验了世界各地的风土人情,并掌握了多种外国语言如英语、德语、西班牙语、土耳其语等,这是一般孩子都不具备的优越经历。

1940年,凤山老伯奉调回国,在陪都重庆外交部门参加抗日斗争。1943年,曼德考入南开中学。1945年毕业后受化学老师郑新亭的影响考入西南联大学习化学。日本无条件投降后,联大解散迁回北平、天津,曼德选择进入北平清华大学,并于第二年转学政治。一个学化学的学生,怎会突然改学政治?曼德说,这是他在联大受到进步思潮的影响,对国民党政府独裁和腐败的失望,很想研究马克思主义和自由主义两者的真假利弊,追求一个学术上、科学上有意义的解答。他认为这是他在追求真理,是在联大得到的灵感,受到的启发。

1947年,曼德父亲外放埃及,按政府规定,其子女可以领取外交护照出国。曼德把握了这一难得的机遇,申请转学到美国一所大学,最后被哈佛大学录取,再到美国生活。在哈佛两年,曼德的哲学和政治学打下了良好的根基,最后以“高等荣誉”学士的头衔自哈佛毕业。

此时的曼德经清华同学(也是南开同学)张国超的介绍,结识了年轻漂亮的女中学生朱慧敏小姐,他俩一见倾心,很快建立了恋爱关系。后来曼德说,慧敏是国超送给他最珍贵的礼物。慧敏中学毕业后进入洛杉矶附近的史桂波斯学院,为了接近慧敏,增进与慧敏的爱情,他决定跟踪到加州,选择进入史丹福大学的政治研究所,准备继续念硕士和博士。1949年10月1日,新中国正式成立,此时慧敏小姐问他,“今后你到底想做什么?”这使曼德颇费思索。他想,他当时的人生哲学已跳出了狭隘的爱国主义,转向服务人群的情怀。将来有很多路可走,但真正造福人群的路并不多。各种知识都可被人利用加害人群,唯一的例外是医学。他认为,医学有深厚的学术基础,可供人无穷发展,可用以解除人群痛苦,而不会加害人群。因之他最后决定选择医学作为他的终身职业。史丹福大学根据曼德的申请和他在政治研究所的表现,同意他进入医学院学习。

1950年9月起,曼德以很大的毅力投入到医学院的学习,从生物学到人体组织学、解剖学、细菌学等,大大超过过去学政治所化费的精力和时间。学习一年以后,感到史丹福医学院当时的设备和水平不如哈佛大学医学院,乃决定再转学回到哈佛,并被哈佛接受。因此时女友慧敏已完成学业,不必再留在加州。

1952年6月28日,他和慧敏在波士顿结婚,有情人终成眷属。

经过几年艰苦的学习,曼德于1954年获得哈佛大学医学博士,此后即在美国、台湾等地从事医学的临床医疗和研究,为美国、台湾的医学发展作出了积极的贡献。据我了解,他历任匹茨堡大学医学院内科学、病理学、微生物学教授,1974年创设匹大公卫院感染症与微生物系,任系主任。1978年被台湾中央研究院选为院士,1992年名列美国名医榜,成为国际上抗干扰素研究的先驱和国际知名的感染症专家。1997年,曼德应台湾国卫院之请,去该院任临床研究组主任。翌年,台湾肠病毒肆虐,曼得投入肠病毒感染研究,对疫情的防止功不可没。后获得国卫院为他颁发的研究奖和行政院卫生署一等卫生奖。

1999年11月5日,我读北京《参考消息》,见第8版刊有台湾《中央日报》发表的《中国的“辛德勒》一文。文中叙述在1938-1940年间,担任我国驻维也纳总领事的何凤山先生,对遭受纳粹迫害的犹太人十分同情,在美、英、法等国都坐视不理的情况下,出于人道和善心,凤山先生挺身而出,为他们发出了数千份赴上海的“救命签证”,挽救了近万名犹太人的性命,因而被誉为中国的“辛德勒”。 

根据我所知道的信息,估计凤山先生即是曼德同学之父。我立即与曼德联系,告知此事,我说:“从你和凤山先生同一籍贯以及你少年时代的经历看来,我估计凤山先生系尊父无疑…,如凤山先生确系令尊,我希你在百忙中能为我们的《四五形影》写篇专稿,进一步介绍令尊当年的英雄业绩及以色列当局和人民对英雄的后代(你们兄妹)的感恩报答情况,以便使更多的同学得知这一喜讯,并分享你家这一崇高荣誉。”

在京同学知道此一喜讯后,也都以我们同学中能有一位如此出色的长辈,而深感高兴和光荣!大家对凤山先生当年的正义之举非常景仰和尊敬,在当年纳粹逞凶时期,欧洲的犹太人处境极为艰难,风山先生挽救了如此众多的生命,实在是功德无量,大长了中国人的志气,确应名垂千古,现在犹太生还者申请以色列为凤山先生表彰受勋,实属应该。

很快曼德回信确认,凤山先生确是他的父亲。解释了他父亲当年对解救犹太难民之事,非常低调,只在日记中简单记载,没有大肆宣扬。他认为这是一个有良知的人应有的担当和胸怀,故也很少与亲友提及。他在他的自传《我的外交生涯四十年》中写道:“富有同情心,愿意帮助别人是很自然的事,从人性的角度看,这也是应该的。”曼德随即寄来介绍他父亲的稿件《回忆我的父亲-何凤山》,在级刊《四五形影》37期刊出。

1995年,在上海犹太人研究中心的学者和美国“犹太人救命签证组织”的联合努力下,何凤山先生的事迹被发掘出来。

1997年9月28日,96岁高龄的何凤山在美国旧金山去世,中国驻旧金山总领事馆特意送了花圈。

2001年1月23日,何凤山先生在耶路沙冷被以色列政府授予“国际正义人士”的光荣称号。他的名字被刻入犹太人纪念馆的“国际义人园里”。欧洲历史学家指出,何是解救犹太人最多的“义人”。凤山先生的后人(曼德、曼礼兄妹)被邀出席了授勋仪式。

美国大名鼎鼎的亿万富翁、现任世界犹太人大会秘书长辛格的父母也是何凤山救的。他含着泪水,激动地对历史学家索尔说:“我的父母是何博士救的,他是一位真正的英雄。我一定要把他介绍给全世界的人。”

2005年,凤山先生被联合国正式誉为“中国的辛德勒”。

此后各国大都市(包括北京、上海)陆续举办了介绍和宣扬何凤山当年援救犹太人的义举,受到世界各国人民群众广泛的赞扬和崇敬。

 

 

 

 

 

 

 

 

 

          曼德退休后,几次偕夫人回大陆探亲、访友和旅游,受到家乡亲友和老同学的热烈欢迎。他每次回来,都委托我替他安排与老同学的聚会。2010年,他还专门委托我安排他去访问他的母校-清华大学的领导。他要向母校捐款,以答谢母校对他的培育。这是好事,我当然要尽力而为。经我几次联系,终于约好与清华领导见面的时间。这天,我陪曼德夫妇驱车去清华园,受到副校长胡东成教授的热情接待 ,在座的还有清华大学校友总会秘书长郭梁副教授和校办的负责人等。事先,我已向校方介绍了曼德的身份和成就,故胡副校长对曼德的态度比较尊重和热情。最后谈到捐献的事,胡校长对曼德热爱母校,慷慨解囊的豪举赞赏有加,代表校方诚致谢意。曼德允诺回美后就办理拨款的事。会见完毕,校方设宴请我们共进午餐。至于捐献多少,何时拨的款,我后来也没向曼德打听。

以上这些活动虽已过去多年,但曼德夫妇的言谈笑貌宛在眼前。

曼德,你安息吧!我们永远怀念你!

 

 

    

 

 

  评论这张
 
阅读(6)|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